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左老诊籍

 
信息搜索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左老诊籍
左振素:心脑血管疾病从痰瘀论治
[字号: ] 2018-01-02    阅读次数:848
  痰瘀是心脑血管疾病的主要病理,亦是终末病机。心脑血管疾病的实质是动脉硬化,其机制是由于体内脂质代谢障碍,导致脂肪堆积在血管壁,使血管腔狭窄,血管弹性降低,血管堵塞而致心脑血管缺血性病变,重则血管完全堵塞而致急性心肌梗死、脑梗死等。
  心脑血管疾病多发生在中老年,多因五脏虚损为本,瘀血、痰浊为标,可因心气虚,血行滞缓而生痰致瘀;或可因肝气不舒,津血输布不畅而生痰瘀;脾为生痰之源;肾为生痰之本;肺为贮痰之器。心主血,肝藏血,脾统血,人体血液的生化、运行与心、肝、脾三脏功能有关,若三脏功能失调则气血失调而瘀血内生。由此而知,脏腑功能失调是痰瘀之根本。五脏六腑生理功能活动既互相促进,又互相制约。调节脏腑功能,防其偏胜偏衰,是治痰瘀之根本。在心脑血管疾病痰瘀证的治疗中,“治痰不忘治瘀,治瘀当须顾痰”。痰瘀并治,才能获得满意的效果。当然,也要辨别痰瘀的主次及轻重程度,或以治痰为主兼治瘀,或主治瘀兼治痰,或痰瘀同治,等等。
  (一)中风从痰瘀论治
  中风是临床常见病、多发病,其发病率、致残率、复发率高,严重影响人类的身心健康和生活质量。中风的病因病机十分复杂,但归纳起来不外乎风、火、痰、瘀、虚五方面。而痰瘀是重要的病理环节。这在古代医籍中早有论述。如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云“阳气者,大怒则形气绝,血菀于上,使人薄厥。”《丹溪心法》载“中风大率主血虚有痰”并主张“治痰为先”。《本草新编》更明确指出“中风未有不成痰瘀者也”。痰浊和瘀血可为缺血性中风的主要病理基础和致病因素。《明医杂著》云:“所以古人论中风偏枯麻木、酸痛、不举诸证,以气虚死血痰饮为言。言论其病根源,以血病痰病为本也。”《诸病源候论》则曰:“诸痰者,此由血脉壅塞,饮水积聚而不消散,故成痰也。”《血证论》亦主张“须知痰水之壅,由瘀血使然,但去瘀血,则痰水自消。”“痰滞则血瘀”,“血瘀则痰滞”。痰阻血瘀,经脉痹阻,气血运行不畅,筋骨肌肉失养,可见口角斜、半身不遂诸证。

  现代医学的血管病变、血压改变和血液理化改变,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血管的痉挛、硬化和梗死,这与中医学所说的“瘀”的病理变化有相似之处。血清脂质含量升高是形成痰浊的主要生化物质基础。血脂的升高可降低红细胞膜的流动性,使其变形能力降低,增高血液黏滞性,而血黏度的增高又进一步影响血小板聚集,从而致瘀。由此可见,痰瘀互结是中风病病理基础中的重要环节。

  从痰瘀论治中风病,采用急则治其标、缓则治其本的法则。急性期之卒然昏仆、半身不遂等症,多系风痰或痰火阻络蔽窍所致。肝为风木之脏,心为君火之宅,故其治疗宜清心泻肝,化痰降浊。如阴虚阳亢,痰热内蕴,引起肝风,而见眩晕耳鸣,少寐多梦,心悸虚烦,面部烘热,口角喎斜,舌强语謇,半身不遂,舌质红苔腻,脉弦滑数者,治疗则重在清热化痰;若心火暴盛,痰热邪实内闭,风阳升动,而卒发昏仆失语,口噤握拳,肢体强痉,烦躁不宁等症者,治当清心开窍,豁痰息风,首选至宝丹清心豁痰开窍。

  中风急性期常用药物:龟甲、鳖甲、牡蛎、珍珠母、石决明、水牛角、羚羊角、胆南星、川贝母、半夏、竹茹、天竺黄、竹沥、石菖蒲、郁金之类。水牛角、羚羊角清心泻火,平肝息风;竹沥、半夏、胆南星、天竺黄清热化痰;石菖蒲、郁金化痰开窍。治疗痰热闭窍证应注意,不宜选用麝香、龙脑、冰片、苏合香之属,此类药物皆辛香走窜,散而不收,破而不留,皆能加速血液循环,兴奋中枢神经,对出血性中风易加重病情,当慎用。
  急性期治疗基本方:瓜蒌 15~30g,半夏 10~12g,竹茹 10g,大黄 10~12g,天竺黄 12g,石菖蒲 12g,郁金 12g,白术 12~15g。临证酌情加减。
  中风恢复期,病情稳定后仍有半身不遂,语言謇涩,或口眼喎斜等症状。这时瘀象更显突出,辨证多为瘀阻经络。或属气虚,或为气滞。临床气虚血瘀者为多。常以清代王清任的补阳还五汤为主方治之。本方以 4 两黄芪为主药,以达重用补气,气行则血行之目的。常用药物选当归、川芎、赤芍、红花、丹参、鸡血藤、牛膝等以活血化瘀;地龙、路路通、丝瓜络等疏通经络;补气首选黄芪,或党参、白术等。
  恢复期治疗基本方:黄芪 30~60g,党参 15g,白术 12g,当归 12g,川芎12~15g,赤芍 12g,红花 12g,丹参 15~30g,鸡血藤 30g,川牛膝 15g,路路通 12g。临证酌情加减。
  (二)冠心病从痰瘀论治
  冠心病属中医学的“胸痹”“真心痛”范畴。临床表现以本虚标实为特征。标实责之于痰湿、瘀血和气滞,本虚则以心、肝、脾、肾为主。有运用大样本流行病学调查,观察中医证型分布,通过对血糖、胰岛素、血脂、血液流变学指标的分析,阐明其相关性。结果得出:痰凝心脉、痰瘀痹阻是冠心病的主要证型,血脂的异常是痰凝心脉的物质基础,血液流变学指标的异常是痰瘀痹阻的物质基础,胰岛素抵抗、胰岛素敏感性下降存在于冠心病的各证型,且由非痰非瘀到痰凝心脉到痰瘀痹阻有逐渐加重的趋势。本调查血脂检验结果表明,较之健康对照组和非痰非瘀组,痰凝心脉和痰瘀痹阻组患者的血清总胆固醇、三酰甘油、低密度脂蛋白均增高,表明血脂升高是冠心病“痰凝心脉”病理的物质基础,具有重要的辨证学意义。高血脂为“血中之痰浊”,痰浊留滞于血脉之中是引起高脂血症的重要因素。痰瘀痹阻证血液流变学指标均显示高于非痰非瘀证、痰凝心脉证,说明血液流变学异常是血脉瘀阻的客观指征。由于痰浊阻滞于脉道,痰瘀痹阻,气血运行不畅,致心脉瘀阻而发病,从而证明痰凝、血瘀是冠心病的主要病理。故治疗冠心病化痰活血是治疗之主法。
  若为单纯痰浊痹阻,临床表现多有胸胁痞满或闷痛,舌苔白腻,脉滑等证候特点。常用瓜蒌薤白半夏汤或温胆汤加减,常用基本方:全瓜蒌 15~30g,薤白10~12g,法半夏 10g,石菖蒲 12g,郁金 12g,桂枝 12g,丹参 15~30g,枳壳12g,陈皮 12g,茯苓 15g。临证酌情加减。
  气虚兼有痰浊患者,临床表现有胸胁痞闷或闷痛,气短,乏力,舌质淡或舌边有齿印,苔腻,脉缓滑无力等。治疗:上方加黄芪 30g,党参 15g,白术 12g。
  痰滞脉络,血行不畅,痰瘀互结者。临床表现胸闷痛或痛如针刺,甚至胸痛彻背,唇舌紫暗或舌边尖有瘀点瘀斑,苔浊腻,脉弦细涩。用祛瘀化痰法治之。常用血府逐瘀汤合瓜蒌薤白半夏汤加减。基本方:瓜蒌 15g,半夏 10g,桃仁 10g,红花 12g,当归 12g,丹参 30g,柴胡 12g,枳壳 9g,牛膝 15g,川芎 12g,厚朴12g,郁金 12g。临证加减,水煎服。
痰郁化热,痰热互结者,临床表现胸中烦闷而痛,口苦口干,舌质暗红,苔黄腻,脉滑数或弦细数等证候。治疗用清热化痰活血法治之,用黄连温胆汤加减。基本方:黄连 6~10g,竹茹 10g,半夏 10g,陈皮 12g,茯苓 15g,全瓜蒌 15g,
石菖蒲 12g,郁金 12g,丹参 30g,赤芍 12g。临证加减,水煎服。
  心气不足,痰瘀互结者,临床表现心胸隐痛,胸闷气短,心悸乏力,汗出,舌淡暗或舌淡边有瘀点苔白腻,脉细涩或结代等。治以益气化痰活血法,常用温胆汤合桃红四物汤加减。基本方:生黄芪 30g,党参 15g,茯苓 15g,陈皮 12g,当归 12g,制半夏 10g,郁金 12g,石菖蒲 12g,红花 12g,川芎 12g。临证加减,水煎服。
  气阴两虚,痰阻血瘀者,临床表现有胸闷隐痛,时作时止,心悸而烦,头晕乏力,舌质淡暗,苔腻而干脉细滑无力或结代。治宜益气养阴、化痰活血法,常用生脉散合瓜蒌薤白汤加减。基本方:炙甘草 6~10g,党参 15g,黄芪 30g,茯苓 15g,麦冬 12g,丹参 15g,郁金 9g,法半夏 10g,红花 12g。临证加减,水煎服。
  阳气虚弱,痰阻血瘀者,临床表现胸闷窒痛,气短乏力,舌淡白或淡紫,苔白腻,脉沉滑无力或沉细涩等。用益气温阳、化痰逐瘀法,用桂枝人参汤合瓜蒌薤白半夏汤加减。基本方:桂枝 15g,附子 6~10g,人参 6~10g,黄芪30g,川芎 12g,半夏 10g,当归 12g,瓜蒌 15g,桃仁 10g,红花 12g。临证加减,水煎服。
  由此可见,痰瘀是脏腑功能失调的病理产物,又是致病因素,痰瘀为病贯穿于冠心病的整个发展过程。化痰祛瘀也应贯穿冠心病治疗之始终。
  (三)高血压从痰瘀论治
  原发性高血压是一种多基因遗传与环境相互作用所致的疾病。高血压是目前危害人们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。老师认为:痰瘀是高血压的主要病机之一。高血压患者多为肥胖之人,嗜食膏粱厚味,或长期精神紧张,久之必致脏腑功能受损,特别是脾胃功能受损,脾失健运则升清降浊无权,留滞为痰,痰湿内阻,痰阻则血难行,血瘀则痰难化,痰滞日久必致血瘀,血瘀内阻,久必生痰。痰瘀互结、阻遏清阳,故发生高血压。高血压病变发展至中、后期,痰瘀证候更显突出。眩晕为最常见的症状,虽然阴虚、阳虚、气虚、肾虚等均可致晕,但高血压的眩晕则多为痰瘀中阻,清阳不升而致,故化痰祛瘀是治疗高血压的基本治则,当贯穿于治疗高血压病的全过程。
  治疗高血压常用方:天麻 10~12g,半夏 12g,白术 12g,陈皮 12g,丹参15~30g,薏苡仁 30g,钩藤 15g,川芎 12g,益母草 15g,石决明 30g,川牛膝15g,石菖蒲 12g。临证酌情加减,水煎服。
当“瘀证”用活血化瘀药无效时宜加化痰药;而痰湿壅盛证应用化痰药治疗效果不显者,当加活血化瘀之品。此即为痰瘀同病者则痰瘀同治。
  (四)高脂血症从痰浊论治
  高脂血症是指血液中一种或多种脂质成分异常增高的病症,它是导致动脉粥样硬化的主要因素,临床发病率高。高脂血症多数无临床症状,合并高血压者多有头痛或眩晕等。患者多因长期饮食不节,过食肥甘厚味,损伤脾胃,脾失健运,不能布散水谷精微与水湿,以致湿浊停聚,膏脂积聚,湿聚为痰,痰浊血瘀积而为病。故高脂血症的主要病机是痰浊壅盛或痰瘀互结,治疗当调理相关脏腑,化痰利湿,或痰瘀同治之法。临床无症状者可依据湿痰瘀的理论治疗。
  治疗高脂血症常用方:茯苓 15g,萆薢 12g,炒白术 12g,生山楂 15g,川芎12g,红花 12g,丹参 15~30g,大黄 10~12g,陈皮 12~15g,葛根 15g,决明子 15g。临证酌情加减,水煎服。
  白术、茯苓调补脾胃;半夏、陈皮燥湿化痰;生山楂有化痰消食、导滞化瘀之功,可以提高卵磷脂与胆固醇的比值,减少脂质在器官上的沉积;川芎、红花、丹参、葛根、牛膝、活血化瘀,丹参有促进脂肪在肝内的氧化以及抑制胆固醇合成的作用,红花能改善微循环障碍,有抑制血栓形成作用。葛根生津活血通络,其化学成分中总黄酮、葛根素能扩张冠状动脉和脑血管,改善脑循环。草决明可平肝潜阳化痰,可促进肠蠕动,减少脂质在肠道的停留时间,抑制脂质的吸收。瓜蒌、天麻、夏枯草、远志具有化痰作用。若兼气虚者加生黄芪、党参;兼心悸失眠者加炒枣仁、夜交藤;兼便秘者加生何首乌、重用草决明等。均可随证加减,但基本原则离不开健脾化痰,活血祛瘀。



    返回    打印     关闭

相关内容

  左振素治疗湿热郁阻型痹证验案 [2018-10-11]
  左振素:从脾肾论治月经病验案 [2018-09-19]
  左振素:芪归桂芍汤治不宁腿综合征 [2018-09-04]
  左振素老中医辨治风湿病经验概要 [2018-09-04]
  虚实夹杂难为治 分期论治变通良 ——名老中医左振素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经验 [2018-09-04]
  左振素老中医辨治风湿病经验概要 [2018-09-04]
  左振素主任医师辨治痛风经验 [2018-09-04]
  左振素教授论治干燥综合征经验 [2018-09-04]

版权所有:临沂市中医工作室 拓普网络技术支持 院址: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解放路211号

邮编:276002 网址:http://www.lytcm.com/ E_mail:lyzyxx@163.com 鲁ICP备05028798